首页 宫观介绍 玄梁吊柱 吉林八景 道教科仪 道观快讯 道观渊源 道教典籍 道教礼仪 道教修持 文学艺术 联系我们
 

唐五代时期的道教

2013-5-21
 
     隋唐五代(581-960年),道教在南北朝道教的基础上长足发展。尤其是在唐代,道教进入了全面发展的兴盛时期。
(一) 隋朝时期的道教
隋朝(581-618年)实行佛道兼容政策,虽以崇佛为主,但对道教也甚为重视。隋文帝把他的开国年号命名为“开皇”,这个称号便取自道经。文帝还建道观、度道士,以扶持道教发展。隋炀帝崇道更甚,在位时于长安为道教修建了10座道观。大业七年(611年),还亲自召见茅山宗宗师王远知,并以帝王之尊,“亲执弟子之礼”,敕命于都城(长安)建玉清坛以处之。
    道教在隋朝期间,其宫观庙宇和道士的数量都有所发展。这一时期,茅山宗传往北方的上清经法已经纳入灵宝、三皇等经系,并与北方的楼观道相融合。在修炼方术方法方面,最突出的发展是“内丹”的兴起。
    据《罗浮山志》记载,道士苏玄朗(元朗)曾经隐居在句曲山(今江苏茅山)学道,得司命真秘。开皇年间(581-604年),到罗浮山青霞谷修炼大丹,自号青霞子,作《太清石壁记》等。后著《旨道篇》,阐明内丹修炼之法。自此道教始知内丹矣。又鉴于《古文龙虎经》、《周易参同契》、《金碧潜通秘诀》三书文繁义隐,于是纂写《龙虎金液还丹通元论》,归神丹于心炼。苏玄朗用外丹名词解释说内丹,提倡“性命双修”,以此为内丹修炼的核心。苏氏内视9年道成,冲举仙去。从他的言行看,可以说他是一位内丹的理论家、实践家和宣传家。隋代苏玄朗倡导的内丹之道,至唐代发展迅速,蔚然成风,影响深远。
(二) 唐代皇帝与道教
   唐代皇帝,因为道教崇奉的老子姓李,唐皇室也姓李,所以便尊老子为始祖,自称为老子后裔,特别崇奉道教。
   武德三年(620年),唐高祖诏改羊角山为龙角山,并建老子庙;七年(624年)亲至终南山谒拜老子庙;八年(625年)下诏叙三教先后,以道教为首,儒教次之,佛教最后。贞观十一年(637年),唐太宗颁《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令,称“朕之本系起自柱下(即老子)”,道士女冠自今以后斋供行立,至于称谓可在僧尼之前,定道佛次序。乾封元年(666年),唐高宗尊封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后来的唐玄宗,对道教更加崇奉和扶植。他于开元九年(721年),迎司马承贞入京,亲受法箓,成为取得道士资格的皇帝;开元十九年(731年),令五岳各置老君庙;开元二十一年(733年),玄宗亲注《道德真经》,又令士庶家藏《老子》一本,并把《老子》列入科举考试范围;开元二十五年(737年),令道士、女冠隶属宗正寺,将道士当作皇族看待;开元二十九年(741年),诏两京(长安、洛阳)及诸州各置崇玄学,规定生徒学习《老子》、《庄子》、《列子》、《文子》;天宝元年(742年),玄宗赠封庄子为南华真人,文子为通玄真人,列子为冲虚真人,庚桑子为洞虚真人,其四子所著之书改名为真经;天宝八年(749年)追赠玄元皇帝为“圣祖大道玄元皇帝”,后又升为“大圣祖高上大道金阙玄元天皇大帝”。玄宗以后,唐肃宗、代宗、宪宗、穆宗、武宗、宣宗等不少皇帝都继续崇奉和扶植道教,其中较为典型的是唐武宗。武宗于开成五年(840年)亲受法箓,会昌元年(841年)诏授衡山道士刘玄靖为银青光禄大夫,任崇玄馆学士,封号广成先生;会昌四年(844年),授道士赵归真为左右街门教授先生。
   总而言之,在唐朝近300年的时间里,唐帝王以道教为“本朝家教”(或谓“皇族宗教”),始终扶植和崇奉道教,因此,促使道教在教理教义及斋醮仪式等方面均有较大的发展。
(三) 唐代道教的发展
  唐代是道教全面发展的兴盛时期。其外因是唐代皇帝对道教特别尊崇和扶植;其内因是这一时期涌现出了比以往任何时期都要多得多的著名道教学者和道士。例如:孙思邈、王远知、成玄英、李荣、王玄览、潘师正、司马承祯、吴筠、李含光、刘知古、张果、吕洞宾、杜光庭,等等。正是由于这些高道的努力,使道教在唐朝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发展,其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 由于唐皇室的大力倡导,唐代研究老庄思想蔚然成风。当时
王公大臣及儒生、道士等纷纷研究和注疏《老子》、《庄子》,据不完全统计,唐代注疏笺解《老子》即近30家;其他受老庄思想影响的理论著作也很多,如通玄先生的《体道论》、司马承祯的《坐忘论》等等。特别是以成玄英、李荣为代表的重玄学派,对当时和以后的道教理论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2) 道书数量益增,并汇编成藏,正式刊行。唐代对道教经籍继
续加以收集和整理,于开元年间(713-741)纂修成藏,目曰《三洞琼钢》,总计3744卷(一说5700卷)。天宝七年(748年)诏令传写,以广流布,名《开元道藏》。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部道藏。
(3) 道教科仪,在唐代更加规范和完备。道教科仪在南朝陆修静
时已初具规模,唐代道士张万福、张承先和唐末五代的杜光庭等对道教科仪、经戒法纂传授进行了系统的整理和增删,使其更加规范和完备。特别是唐末五代的杜光庭(850-933年)所著的《道门科范大全集》(87卷),将道教主要道派的斋醮科仪加以统一并使之规范化,集唐代道教斋醮科仪之大成。他所制定的道门科范,大多为后世道教所沿用。
(4) 道教内丹道在唐代有很大的发展。当时,研讨内丹已成为一
种风尚。内丹家们纷纷著书立说。如崔希范著《入药镜》、吴筠著《南统大君内丹九章经》、陶植著《陶真人内丹赋》等等。至唐末五代,道教内丹已经盛行起来。像《钟吕传道集》、《灵宝毕法》等经籍的问世,表明内丹理论与方法越来越系统化。这一时期倡导内丹道的著名者为钟离权和吕洞宾。故将其所倡导的内丹修炼术,谓之钟吕金丹道。后世道教全真派即尊钟、吕为祖师。
(5) 道教宫观不仅遍布全国,且规模日益宏大。自南朝道教宫观
制度形成后,道教宫观逐渐增多。到唐代,道教宫观几乎遍及名山都邑。据杜光庭中和四年(884年)十二月十五日的记载,唐代自开国以来,“所造宫观约1900余(座),所度道士计15000余人,其亲王贵主及公卿士庶或舍宅舍庄为观并不在其数”。其中,如太清宫、太微宫、紫薇宫等主要供奉老子的宫观,规模可与皇家的殿堂相比拟,对以后道教宫观的建筑规模和建筑艺术都有直接的影响。
(6) 在唐代,较大的道派是茅山宗,其次是楼观派,此外还有张
天师一系的复起。唐天宝七年(748年),玄宗令有关部门审定张天师子孙,将有封植,以隆真嗣,并册追祖天师张陵为太师。至中晚唐时,逐渐形成龙虎山天师道,即所谓龙虎宗。这一派在帝王扶植下迅速壮大,为宋元以后龙虎山天师道的兴起奠定了基础。
  (四)五代时期的道教
  在五代(907-960年)的53年中,易五姓十三君,其中仍有不少地方王朝崇奉道教。他们尊崇道徒,兴建宫观,收集散失的道书,命道士宣讲道经等,这对道教的维系和发展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这一时期著名的道士有李浩、谭峭、彭晓、谭子霞等,他们致力于道教的理论、方术方面的研究和建设,使低潮中的五代道教仍向前迈进。